德州扑克明星名言名句大全

棋牌之家 2019-05-24

“妈妈没有骗你,你听妈妈说完,原本一个和尚不得不做事情,寺庙有了两个和尚之后,两个人分担所有的事情,倒也过的很如意。只是来了第三个和尚之后,他们要做的事情忽然就分不清了,三个人谁也不想多做事,所以就变得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,原本打扫干净的寺庙庭院也变得枯叶满地,脏兮兮的。”   靳宸抱着安潇筱的胳膊,脸上带着一抹疑惑,“三个人怎么就分不清了?可以一人做一天啊……”   安潇筱低头吻了吻儿子的脸蛋,“小魔王真聪明。”     靳宸忽然脸上红了起来,有些羞涩的推了推安潇筱的脸,“麻麻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   安潇筱:“……”   儿子智商挺高,情商有点堪忧怎么破?在线等,挺急的。   其实安潇筱也不会讲睡前故事,她小时候童年缺失,李锦秀给她一口饭吃都不错了,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愿意给她讲童话故事?   安潇筱是忽然想起了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,然后胡编乱造了一番,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把小魔王给哄睡着了。   儿子小身子软软的,有一个股浓郁的奶香味,抱着他的小身子,安潇筱换有一种心里特别安定的感觉,仿佛人生都圆满了。   那种感觉,很微妙,是她在德国这两年惶惶不安的日子所不能比的。   本来还想要等一等靳司夜,看看他还会不会回来,却没有想到抱着孩子,实在是困得不行,竟然蜷缩在小魔王的小床上,安潇筱就睡了过去。   靳司夜回来在主卧没有看到人,于是就朝着靳宸的卧室走了过去,一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。   房间内的一盏橘黄色的小灯散发出暖暖的光芒,笼罩在床上那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身上。   他走到床边,安潇筱精致的睡颜少了白天的干练,多了一丝属于为人母的柔软,他无数次的见过安潇筱睡着后毫无防备的神色,但是却没有哪一次让他觉得这么心软。   靳宸噘着小嘴,被安潇筱搂着,睡的很香还不断地吐出泡泡。   靳司夜嘴角一直噙着笑意,直到看到靳宸的小手放到了安潇筱的胸口上,他脸上的表情一僵。   安潇筱是被凉醒的!   她抱着奶香的儿子正睡的很香,却突然感觉脸上被冷冰冰的什么东西抚摸着,她的汗毛瞬间全都炸了起来,后背升起一股寒气。她猛地睁大了眼睛,熟悉的气息窜入鼻尖,紧接着就看到令她熟悉的面孔。   靳司夜就站在床前,面无表情的用冰冷的手摸她的脸!   安潇筱:“……”   她是在做梦么?为什么梦里的靳司夜这么变态!   这是要干什么,剥她的脸么?摸一摸看看从什么地方下手?   安潇筱被靳司夜摸的发毛,“你……”   本是想要询问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,却被靳司夜极其快速的捂住了小嘴,堵住了要说的话,然后一拎,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。   安潇筱原本的睡意瞬间惊醒,根本反应不过来靳司夜要干什么!   靳司夜朝着安潇筱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   “唔……”   安潇筱瞪着眼睛,看着靳司夜还耐心地给儿子盖好了被子,然后虽然大步但是却小心地不发出声响地将她从儿子房间偷走了……   安潇筱:“……”   被抱回主卧的时候,安潇筱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“我不开心,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”的样子。   靳司夜估计是被她因为生气嘟嘟着的小嘴跟靳宸无限相似给萌到了,心情颇好的解释道:“靳宸的床太小了,你在那睡一宿明天起来该浑身酸疼了。回来睡,床很大,还有我给你暖床!”   最后一句才是你的目的吧!   安潇筱怒目而视,可是配合着睡眼惺忪的眸子却毫无震慑力,反而让抱着他的男人心跳漏了一拍。   靳司夜眸子中闪过一丝珍惜,将安潇筱拥抱在怀里。   安潇筱没有挣扎,因为她在男人的眼里没有看到一分一毫的情欲。   察觉到男人今天晚上的异样,安潇筱忧郁了片刻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,“怎么了?”   被她的敏锐惊到,靳司夜没有回答安潇筱的话,而是将她抱得更紧了,“我刚刚看到靳宸竟然在占你的便宜!”   男人的声音闷闷地,安潇筱一愣,不明所以发出一声短促的“啊”。   “这里是我的专属领地,那个臭小子竟然敢伸爪子过来!”巨大的落地窗没有拉上窗帘,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倾洒在两个人的身上,平白为气氛增添了一些柔美。   若不是安潇筱感觉到男人火热的大手扣在她的胸前,她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,男人在说什么!   环着他精壮的腰的手改为推,竟然一把将毫无防备的靳司夜给推到在地上。   安潇筱被吓了一大跳,借着月光朝着靳司夜的脸上看过去,发现他的脸色特别的难看。   “你怎么了?”安潇筱跳下床跪坐在靳司夜的旁边,“你那里不舒服?”   靳司夜伸出手按在安潇筱的头顶,像是揉狗毛一样搓了搓。   搓的安潇筱一阵火大,一把将他的手拍了下去,将房间的灯打开,安潇筱这才察觉到,刚才根本不是她的错觉,靳司夜的脸色不但难堪,嘴唇甚至都没有了血色,惨白一片。   刚刚在靳司夜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味,再结合他以前的老毛病,安潇筱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   “晚上光喝酒没吃东西?你不要命了!”那一点点困倦瞬间烟消云散,安潇筱臭着脸,“你去洗澡,我给你煮点东西吃!”   靳司夜一把拉住了安潇筱的手腕,“这么晚了,不用了我晚上吃了。”   “吃了你还胃疼成这个样子?”安潇筱语气很冲,“松开!”   靳司夜无奈,“靳宸都睡了,你这个时候下去做饭在把他吵醒了。”   “……”安潇筱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目光极快的扫了一眼靳司夜,“靳总,您家造价几个亿的别墅,要是做个饭三楼都能听到,这隔音做的也太差了,我会怀疑你这别墅是不是请的农民给你盖的自建房!”   靳司夜被安潇筱嘲讽的语气给噎住了。   “去洗澡,我回来你还没收拾好自己的话,后果自负!”安潇筱拨拉开他的手直接拉门出去,生气的下楼去煮东西。   靳司夜看着紧闭的房门,头疼的捏了捏太阳穴,没有追上去。他眼里极快的闪过了什么,脸色瞬间变得冷凝,解开衬衫的扣子,边往浴室走边脱衣服。   精壮的身体完全没有遮掩地暴露在空气中,将衣服丢到脏服篓中,打开花洒,任由温热的水喷洒在肌理分明的身上。  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他暂时不打算和安潇筱的说,因为今天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……   半个小时后,安潇筱端着一碗粥,还有一点清炒小青菜上来。   放到了一旁的小矮桌上,“过来把粥喝了吧。”   靳司夜转过身,看着为他忙前忙后的安潇筱,冰冷心里忽然有了暖意。   他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安潇筱的腰,“潇筱,我们结婚吧!”   安潇筱正在摆放碗筷的手一顿,“怎么要现在么?你以为民政局是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么?!这么晚了你想结婚,去了就有人?”   拉开环着她腰的大手,“赶紧吃东西,你不困我还困着呢!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!”   靳司夜听着安潇筱嫌弃实则充满关心的话,顿时勾了勾嘴角,贴着安潇筱的耳朵说道:“你喂我,我就吃!”   安潇筱顿时恼怒了,推开靳司夜的束缚,“你爱吃不吃,反正胃疼的不是我!”   不再理会靳司夜,安潇筱掀开被子就躺上了床,但是余光扫到男人居然乖巧的去喝粥去了,她挑了挑眉,闭上了眼睛。   房间很安静,安静的仿佛没有第二个人一样,到底是半夜被吵醒的,安潇筱迷迷糊糊的再次有了睡意,却被男人给吵醒了。   细碎的吻落在她的眉梢、脸颊,暗笑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一脸的宠溺的盯着她,似乎,每一个动作都被他刻意的放慢、放轻、放柔。这一刻,安潇筱忽然有一种错觉,感觉靳司夜实在虔诚的吻着一件易碎的珍宝。   “潇筱,我想要你!”男人直白的用沙哑的嗓音说出了自己的欲望。   “……”安潇筱刚刚升起的一点感动全都被打散,果然她就不该对总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抱有希望。   安潇筱很想说出不要,但是借着灯光看到她恍惚中好像看到了靳司夜受伤的表情,她在仔细凝眸过去,却什么都看不到了,那爽眸子中只存在着她的倒影。   今晚的靳司夜太反常了,安潇筱忽然舍不得拒绝这样脆弱的他。   她迟疑了一下微微点了下头。   得到准许的靳司夜俯下身子吻住了安潇筱的眉心,带着近乎膜拜的虔诚。   安潇筱被他这个态度弄的好紧张,迅速的闭上了眼睛。   “阿夜,那个你怎么了……”   “专心!”   “……”安潇筱嘴角一抽,差点想把身上压过来的男人踹下床。   感觉到男人炙热的手掌撩起她睡衣的下摆,缓缓的伸了上去,安潇筱身体一瞬间紧绷。